您所在的位置: 张全明个人网 >法律知识 >房产纠纷

个人介绍

厦门律师网(张全明)   【个人简介】  张全明,福建省厦门人,厦门大学法律专业毕业。以心思缜密、办案纯熟著称,精通重大刑事案件的辩护;代理重大疑难的房产纠纷、婚姻家庭争议、交通事故、债权债务纠纷,特别...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全明律师

电话号码:4008-128-568

邮箱地址:954638901@qq.com

执业证号:13502201410969295

执业律所:福建方与圆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南路388号,国贸大厦36楼

房产纠纷

【法眼看房】第一期:胜诉!保姆获赠厦门百万房产靠的原来是“套路”?


f1319566bbff488e8babe0c41d0b0d73


注:“法眼看房”栏目是由张全明律师团队厦门917房产网合作的一档法律专栏,基于团队的法律知识储备,就厦门楼市涉法律问题或真实司法判决案例发表法律评论。该栏目体现了张全明律师团队成员在房产纠纷案件的努力与专研,并长期保持着对房产纠纷类热点社会新闻的关注。


张老汉曾是北方某省建设厅的干部,退休之后和老伴来到上海居住生活。两人没有生育子女,但是收养了两个小孩,分别是张小甲和张小乙,张小甲和张小乙并不让人省心,许多作为一度令张老汉夫妇痛心疾首。因为和两个养子发生矛盾,张老汉在上海某法院起诉要求断绝收养关系,但最终在法院的调解之下张老汉选择了撤诉。

张老汉有个亲妹妹叫张小英,张小英1983年嫁到厦门,极力邀请张老汉夫妇来厦门。张老汉夫妇来厦门生活一段时间后打算定居下来,便在张小英居住的厦门集美某小区购置了一套房,保姆刘翠花经人介绍,作为保姆开始照顾张老汉老两口的生活,并住在张老汉家中。

张老汉老两口在北方某城市有一套房子,面积约为60平,这套房子在张老汉过世的时候每平米价格已经达到5万/㎡,市场价值约330万。后来张老汉在厦门购买的房子,在其过世后价格约为260万。

张老汉的夫人于2011年过世,张老汉悲痛欲绝。2013年张老汉也过世了,于是爆发了两个养子争夺遗产的“战争”。

就在两个养子为了房子分割对簿公堂的时候,保姆刘翠花拿出一份《专项遗嘱》要求确认厦门的房产归她所有。这份《专项遗嘱》是张老汉的亲妹妹交给刘翠花的,上面记载着:“我决定将此房(厦门房产)无偿赠于保姆刘翠花所有,但必须将我服侍到送终”。

为了夺回厦门的房产,两个养子将矛头一致指向刘翠花,三个人打起了官司。

刘翠花申请证人,张老汉的亲妹妹张小英及另一位遗嘱见证人出来作证,同时提交了《专项遗嘱》,并主张自己从始至终都勤勤恳恳照顾张老汉夫妇,在张老汉夫妇允许的情况下有从事一些兼职。刘翠花又称,两个养子对老人不管不顾许多年,就算过年也不问候,更没有尽到任何赡养的本分,不应当继承老汉的财产。

张老汉的两个养子不否认《专项遗嘱》的真实性,但反驳和痛骂刘翠花欺骗老人家,通过各种“套路”来获得房产,理由如下:

1、早有预谋,在老人意识不清醒的时候逼迫老人写下这份《专项遗嘱》,所以遗嘱无效;

2、没有尽到保姆的本分,在外面同时兼任好几家保姆的工作;

3、在集美照顾老人期间,经常回老家漳州,一回去就是大半个月;

4、张老汉临终前突发疾病,打电话给刘翠花求助,但是刘翠花好不理睬,导致延误老人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

剩下的就是为了争夺厦门那套260万的房子而进行的各项表演,包括嘶吼、哭闹和痛骂。

最终法院判决《专项遗嘱》部分无效,因厦门集美区的房产属于张老汉和他的夫人,而他的夫人并没有订立遗嘱,所以张老汉没有权利擅自将厦门的房产全部赠与保姆,只能处分自己名下的财产部分。

保姆刘翠花最终获得了厦门集美这套房产约为170万的权益。


律师评论

在这个房产争夺案件中,有几个法律问题值得关注。

1、养子作为被收养人的法律地位问题,以及因未尽到赡养义务时丧失继承权?

张小甲、张小乙虽然因为赡养问题被张老汉诉讼要求解除收养关系,后又撤诉,但没有证据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协议解除、登记解除的事实,故双方收养关系仍然存在,仍然是张老汉夫妇财产的合法继承人。

至于没有尽到赡养义务,根据本案的证据并不好轻易判断,所以法院选择没有遗嘱的部分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2、为什么张老汉不能把厦门的全部房产遗赠给保姆刘翠花?为什么两个养子会痛骂保姆刘翠花逼迫、欺骗老人写下《专项遗嘱》?

公民立遗嘱必须真实、自愿,不存在威胁强迫、欺骗诱导,意识清醒且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处分的也只能是属于个人名下合法财产,不得剥夺既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的继承权,符合这些实质要件方属有效。

本案中,如果张老汉订立遗嘱不是自己完全自愿的,存在意识不清晰,或者被胁迫、诱导等原因写下遗嘱是无效的。

再有,张老汉在处分厦门的房产时,一并处理了不属于自己财产份额的权益。张老汉厦门的房屋是用夫妻共有财产购买,后来张老汉的妻子过世,没有留下遗嘱,则她财产的合法继承人分别是张老汉以及张老汉两个养子,共计三人,每个人可以继承房产的份额是六分之一,那么在厦门的这套房产中,张老汉实际可以处分三分之二的财产权益。

刘老汉有权将厦门这套房产的三分之二赠与保姆,但不是全部。

3、张老汉的《专项遗嘱》对保姆有什么约束?为什么张小甲和张小乙极力主张保姆没有尽到义务?

根据《专项遗嘱》的内容“我决定将此房(厦门的房产)无偿赠于保姆刘翠花所有,但必须将我服侍到送终”,要求刘翠花服侍送终,履行照顾张老汉义务,刘翠花自从在张老汉家做保姆始,中间有短暂间隔,但张老汉没有更换其他保姆,坚持雇佣刘翠花,特别是后期张老汉离开上海将刘翠花一同带至厦门,直至张老汉去世,刘翠花一直住在张老汉家,再结合其立遗嘱将诉争房屋遗赠给刘翠花,加上证人张小英等人的证言,客观上反映出张老汉对刘翠花长期做保姆工作的肯定和认可。

至于张老汉突发疾病去世当日,刘翠花因还在外兼职,未接电话及时赶回送别张老汉,但不能因此否定刘翠花多年来对张老汉所做的保姆工作。张老汉与刘翠花同住一处,刘翠花在做保姆的同时还在外兼职,张老汉应当知情并同意,否则不会让刘翠花住在家里。故养子称刘翠花未履行将张老汉服侍到送终的义务法院不予采纳。



    【张全明律师团队介绍】

    福建方与圆律师事务所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扎根厦门、面向海西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当事人提供务实的法律问题解决方案。方与圆现有执业律师26人,实习律师3人,有多名执业超过二十年的资深律师,其中数名律师拥有复合型教育、工作背景,部分律师曾在检察院、法院担任法律实务工作多年,也有部分律师曾在大型国企、上市企业等担任法务工作。

    张全明律师团队成员共有13人,执业律师9人,实习律师3人,律师助理1人,团队成员大多毕业于厦门大学、郑州大学、集美大学、华侨大学等省内外知名法学院校。团队擅长企业法律顾问事务及争议纠纷处理,包括但不限于公司股权、合同纠纷、劳动争议、债权债务和企业经营刑事法律风险控制。数名律师选聘担任厦门湖里区多个社区街道常驻法律顾问和厦门各区法院值班律师,为基层民众提供大量的法律咨询服务,每年办理各类型案件上百起,涉及的法律问题涵盖刑事辩护、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婚姻遗产、民间借贷、劳动工伤、交通人损等,鲜活的案例同时也锻炼了和塑造了实力过硬的律师队伍,积累了丰富的事务处理经验。

咨询电话:13600900148(张全明律师)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